新闻频道 |时政新闻 |作协动态 |文化新闻 |各地文讯 |图片

首页 > 文化新闻 > 正文
《小说月报》优质版权开发新模式
2017-10-27 14:47:42

《小说月报》 是百花文艺出版社主办的文学期刊,1980年创刊,最高月发行量曾达180万册。文学期刊回暖,作为国内文学期刊代表《小说月报》也在探索转型,新媒体、版权运营成为发行之外的有利增长点。

  设立影视文学部

影视改编权代理与推介是百花文艺出版社为深度开发《小说月报》《小说月报·原创版》等刊优质文学作品资源,新拓展的业务方向之一,为此社内专门成立了影视文学部,成立一年来多已有多个成功案例,已能自负盈亏。

“启动影视版权业务后,经过一段时间运作,在2016年初成立影视文学部,目前有专职工作人员5人,团队由熟悉小说界的资深编辑和有影视相关行业从业经历的新人组成。”百花文艺出版社社长助理、《小说月报》执行主编徐晨亮坦言,随着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深入,百花文艺出版社也在积极探索未来如何引入资本做产业升级。

通过已有的《小说月报》优质内容平台,集聚优秀作品,经过编辑部初选,选择出可能从影视的角度进行版权开发作品,与作家签约、获得作品改编代理权,再推荐给适合的影视公司。

这是《小说月报》进行IP开发的基本操作模式,由期刊编辑部、影视文学部几层筛选完成初步选稿,撰写出详尽的版权推介表,包括人物小传,情节线分析,作品特色分析,同类作品分析,适合改编类型分析等。再有针对性地推介给影视动漫公司。百花影视文学部已经与400多家影视公司、游戏公司、动漫公司建立每月定期推荐机制,包括正午阳光、光线传媒、东阳青雨、华录百纳、腾讯、芒果、华策、耀客、柠萌等影视公司,完美世界、游族等动漫游戏公司。

当下,以阅文、掌阅为代表的网文企业都在布局影游漫娱全产业链联动,而这条路也正是《小说月报》在验证的运作模式。“小说月报目前主要以提供优质文学作品为切入口,进入全产业链,现在初步打通了文学出版,数字出版,有声文学,影视版权与舞台剧等环节。进行更深入的联动需要更充足的资金,需要在现有体制下尝试资本层面的合作。”徐晨亮说。

不可否认的是,文学期刊长期积累的品牌和口碑被影游公司认可,但业界关注点集中在网络文学和类型文学上也是不争事实,这与文学期刊上常见题材还是有差距。而《小说月报》也在通过创新栏目、拓宽文章类型等举措,在文学品质与市场认可之间,寻找一条更能持续性发展的道路。

  IP全产业链运营

小说《如果没有明天》是百花文艺出版社成功操作的代表性案例。这是在《小说月报·原创版》首发的作品,经过版权运作与正午阳光影视签订影视改编协议。该文作者余耕最早从事传媒工作,还当过体育记者,后来开始写小说,他的每部小说都有鲜明的个人特色,可能在文坛的认知度不高,但作品刊载后广受好评,正是看重了他的潜力,百花文艺出版社与余耕签约,由影视文学部整体运作包装这个IP。

《如果没有明天》在杂志刊发后,今年又推出了单行本,电子版权独家售卖给掌阅,并与专业团队合作开发了小说改编舞台剧。徐晨亮介绍说,这是百花社版权业务从《小说月报》作品改编权代理这一基本模式,升级为全产业链运营的一个成功案例。

这种先下手为强的做法,使得《小说月报》从文学编辑的角度第一时间掌握了优质作品的源头,在杂志刊发、出版单行本的同时,影视版权的开发也寻找到比较清晰的方向,同步与产业链上的其他环节联动起来。

“在向影视公司推介优秀作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对演出市场来说优质文学资源也是稀缺的,不可能一直都在演《日出》《茶馆》,而影视项目的孵化跟话剧也是关联的,所以我们在与影视公司接触的时候,也在留意舞台剧改编的资源。通过对国内演出市场的调研,锁定了演出市场比较好的北京小剧场团队为合作对象。”

小说《如果没有明天》由百花文艺出版社与北京繁星戏剧村合作改编为小剧场话剧《我是余欢水》。这部作品与繁星戏剧村一贯接地气、重都市生活的调性比较贴合,9月29号首演后效果非常好。另一部小说《我叫罗拉》也采用了同样的开发模式,10月6日~8日在北京西区剧场上演,在小说原版的基础上融合符合人物特点的舞蹈元素广受好评。徐晨亮提到,他们的工作不停留于售出小说的舞台剧改编权,而是根据每部小说的特点,选择对路的改编合作方与改编方向,并深度参与舞台剧演出的宣传营销等环节。

百花影视文学部的签约作者中除了余耕等新锐作家,还有不少名家,如曾获鲁迅文学奖的作家胡学文。其小说《奔跑的月光》曾改编成电影《一个勺子》,由陈建斌主演;更早些时候,他的小说《婚姻穴位》也是在《小说月报》选载后,被冯巩发现,改编成都市喜剧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徐晨亮表示,胡学文的作品充分体现了用现实主义手法表现普通人生活所产生的魅力。

未来百花文艺出版社将继续利用《小说月报》充足的作者储备,寻找已展现足够的创作能力和潜力的作者,成为他们的签约作家。对于其中具备跨界潜力,如编剧转型作家、作家跨界编剧的年轻作家,签约后还将从源头上整体对其版权进行包装。“作为一个出版机构,为作家服务就是从源头开始,比如作家在写一部分作品之前,就帮他分析,这个素材、这个写作方向已经有人写过了,或者说哪方向可能现在是一个空白点,帮助作者做出判断。”

“这个通道打通了之后,我们在思考建立一个机制,帮助有志于跨界写作的小说家进入到编剧领域,或者说让文学和剧场、影视的关系更密切。我们有这么好的先天优势,做这个平台是很合适的。”这是徐晨亮对市场的判断。目前《小说月报》等品牌期刊,为百花文艺出版社提供了比较稳定的收入,但他们已重点布局版权业务与数字出版业务,拓宽收入来源与经营模式。

  新媒体业务多点开花

价值链的延伸和放大也体现在《小说月报》的新媒体运营思路上。近几年新媒体业务延伸的尝试,其实也是百花文艺出版社整体经营发展转变的缩影。除了成立影视文学部,单独成立的新媒体中心平行于现有的编印发部门之外,囊括网站开发、微信号矩阵、有声文学、短视频等几部分业务。

最近有多家国内知名短视频制作平台,还有做有声文学的公司找过百花文艺出版社,洽谈与《小说月报》等品牌期刊合作。其实百花文艺出版社早在几年前便意识到,有声文学正在被广泛接受,并启动开发了“百花丛声”等有声文学产品,将期刊上的文学作品加以立体化,“我们的特色是请作家本人或者是杂志主编和编辑,带着他们对于作品的理解去朗读,这就与常见的播音嗓或主播腔阅读不一样。另外,作者能够带着自己的整个人生经历投入到文章朗读中,声情并茂赋予音频更深刻的价值。”

根据百花文艺出版社的规划,未来基于《小说月报》《散文》等刊优质作品开发的有声文学产品,会在即将上线的“百花文艺”APP上推送,还将开发专门的有声文学APP,将线上资源贯通,比如直接在杂志上印二维码,看杂志时扫一下就能听录制好的音频。据介绍,百花社新媒体中心已经与一些专业播音团队合作,批量化生产有声内容,特别是有声散文与有声小说。

另外文学短视频也是百花社业务拓展的发力重点。新媒体中心曾独立拍摄制作过多位《小说月报》作者的视频专访,他们以此为基础,也在思考如何更有效的借鉴成功的互联网视频公司的运营方式。据悉,百花社已启动了一个深度文学短视频项目,这个预计明年上线的项目暂名为“家书”,每篇文章都是一位作家记述他自己的成长、家庭、个人经历的内容,然后则重点文章配合短视频、微型纪录片的方式推到市场上,未来将来还会以实体出版物的形式开发。





上一篇:电视剧《青恋》:青春故事诠释“两山论”
下一篇:上海:艺术跨界多种形式讲述“中华创世神话”